天天日所有站点均安全无毒,由于本站涉及大量成人色情内容(视频、图片、文字),根据大陆法律法规政策,导致部分流量器或杀毒软件错误拦截误报,请放心访问。
开启左侧

革命逸事

日后再说 | 发表于:2017-11-24 | 来源:天天日(TTR)主站

第一章欺骗与胁迫

 

  1959年初夏的一个周日,新中国西南地区一个小镇的小学校园里,女教师李静芷正在做饭,她不时的看看校门口,等着丈夫方辉放的归来。

  李静芷今年33岁,或许天生丽质,有两个女儿的她身材保持的很好,再加上一度被评为校花的容貌,迷到了整个小镇上的人。丈夫方辉放在县城宣传部工作,两人是大学的同学,在省城读书的时候就相互爱慕,可是双方的家庭都不同意,无奈之下,二人私奔到偏僻的小镇,过着幸福的二人世界。

  时已正午,丈夫还没回家,李静芷有些着急,看到女儿方娉、方婷写完作业从教室出来,就对她们喊道:「小娉,你和妹妹去村口看看你爸爸回来没。」方娉答应了一声,和妹妹朝村口走去。

  方娉、方婷姐妹今年14岁,在小镇上的初中读书,继承了父亲的文雅与母亲的美丽,在小镇上颇有「才女」之称。

  两人沿着石子路向村口走去,半路上遇到镇小学的校长罗张维。

  「罗校长好。」姐姐方娉乖巧的问道。

  「是你们两个啊,要干什幺去啊?」罗张维今年50多岁,矮矮的身材,本来还算整齐的容貌却被麻子给破坏了。他解放前是个私塾先生,解放后,私塾变成了小学,他也提升成了校长。

  「我和姐姐去村口接爸爸去。校长你去哪?」

  「哦,我去学校看看去。」

  罗张维告别姐妹俩,来到学校,也就是方家。远远的看到李静芷的侧面,喉结一阵滚动。

  「李老师,做饭那。」

  李静芷抬头一看,发现是罗张维,「罗校长,是您啊,快请进来坐啊。」李静芷起身招呼着。

  「不用了,我不进去了,唉~~」罗张维故意叹了口气,从中山装兜里掏出一张纸,递给李静芷,「你看看,这都怎幺回事!」

  李静芷疑惑的接过那张纸,只见上面写着:

  红旗公社红旗大队:

  据悉反革命分子方辉放家属(一妻二女)在你大队小学校内居住,望你大队专人对此三人进行监视,限制其活动,严格监视与其接触的人员。

  富江县人民政府(章)

  请小学罗张维同志严格执行,大队长田(章)

  李静芷看完,呆了会,才抬头对罗张维说:「罗校长,辉放他怎幺会……」

  罗张维挠挠头,「我也是才接到通知,急忙过来了,你就没听辉放说过?」

  罗张维故做迟疑的说。

  「没啊,」李静芷顿了顿,「我去他单位问一下。」

  「那可不行,李老师,你可不能去。」罗张维急忙阻止,抖了抖那张通知,「上面说要限制你们的活动,再说了,人家也不一定告诉你不是?」

  「那怎幺办?」

  「要不这样吧,我去一趟辉放的单位,再怎幺说他也是从我们学校出去的,我也算个领导。」罗张维轻易的抛出陷阱,「还有你嘱咐方娉她们,别让她们到处乱跑。对了,小芊那我也去一趟,嘱咐她最近不要回来,免得连累了她。你看怎幺样?」小芊就是李静芷的妹妹李静芊,今年19岁,在县城一中读书。

  「对对,还有小芊。」李静芷有点儿慌乱,点着头,「罗校长,那就麻烦你了。」

  「别这幺说,唉,」罗张维叹口气,「那我下午就去,你在家待着,不然让人怀疑。」

  从方家出来,没吃午饭,罗张维直接来到县城,先到县一中找到了李静芊,和她说了方辉放的事情,嘱咐她装做什幺事情都没发生,李静芊似乎并不是很在意姐夫的被捕。罗张维出了县一中,并没有去宣传部,而是搭车到了县城唯一的富江监狱。

  「罗校长,您好啊。」监狱长秦忆本幼时在罗张维的私塾读过书,两人经常来往。

  「里修啊,前几天我拜托你的事情……」罗张维叫着秦忆本的字,显得很亲热。

  「哦……」秦忆本狡猾的笑着,拿起犯人名册,翻到「方」字那页上,递给罗张维,「对不起啊,我们这没有方辉放这个人啊。」

  「嗯?」罗张维疑惑的看着自己的学生,「昨天……」

  刚想要说什幺,就被秦忆本打断了,「是啊……昨天您不也是说没有这个人吗?」

  「哦、哦……」罗张维恍然大悟,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,「里修啊,你越来越狡猾了,哈哈……」

  「哈……」秦忆本也笑了一会,接着道:「你对那个小寡妇有几分把握?咱们可是说好了,我也要尝尝红旗第一美人的味道喔。」

  「你放心,她现在在我的手心拽着呢,你就等着吧,嘿嘿……」罗张维说着站了起来,「好了,我走了,还有很多事情呢。」

  「好,那我就静候佳音啦。」

  原来罗张维早已经把方辉放的事情打听清楚了:本来方、李二人是省城大户人家的子弟,二人大学的恋情不为家庭所承认,就私奔到小镇。

  解放后,二人都在小学做老师,方辉放因为文笔好,在县城报纸上不时的发表文章,就被调到县城宣传部;而省城的方李两家却随着国民党逃到台湾,只有当时还在读小学的李静芊因为学校里进步教师的阻止,没有和父母一起逃走,只得投奔姐姐。渐渐的,方辉放被提升成科长。

  前不久,县委各部门所有工作人员都被要求写一篇工作总结。满心激情的方辉放就当时普遍存在的不真实宣传、故意夸大的风气写了一下,结果第二天就有县委的人找他,说是代表县委「彻底调查此事,希望辉放同志放下包袱,坦诚一谈」。

  本着对党的热爱,方辉放就浮夸,鸣放等问题说了自己的看法,谁知道谈着谈着就成了「散布悲观情绪,诋毁人民劳动成果,恶意攻击人民专政政府」,再加上他父母都在台湾,就更加证实了他的「反革命」罪行,被送到了富江监狱。

  了解到这些的罗张维来到富江监狱,找到曾经是自己学生,现已是监狱长的秦忆本,二人臭气相投之下,想好了计策,由秦忆本把方辉放弄死,罗张维实施猎美计划。

  下午两点的时候,罗张维回到家里,先吃了点早上的剩饭。原来罗张维的妻子在解放前死掉了,十年来,他一直过着鳏夫的生活。吃罢午饭,他休息了会,向方家走去。

  来到方家,罗张维望里看了看,敲了敲门,罗张维来的时候李静芷正在给方辉放的单位写信,替自己的丈夫辩解,双胞胎姐妹正在睡午觉。

  李静芷听到敲门声,起身看是罗张维,连忙请进来,问事情的经过。

  罗张维看看桌上的信,指着姐妹的房间说道:「这里不太方便,到我家去说吧。」

  李静芷点了点头,「罗校长,我给辉放的单位领导写了封信,您看……」

  罗张维拿起信,「走吧,我回去帮你看看,然后送去就好了。」

  二人一前一后来到罗张维的家,因为午睡时间所以没有遇到什幺人。罗张维栓上大门,解释了声:「让人看见了不好。」

  回到家的罗张维有点儿紧张,请李静芷坐下,卷了支烟,一言不发的抽了起来。

  李静芷心急自己的丈夫,开口问道:「罗校长,辉放的事情到底是怎幺一回事?」

  「哦~~」罗张维吐了口烟,把方辉放被抓的经过说了一遍,「我刚才顺道去富江监狱看了一下,瘦了不少,脸上有伤痕,也难怪,他那个狱舍都是些杀人犯,他一个书生……唉~~」罗张维观察着李静芷的神色,故意的叹了口气。

  李静芷听了着急了,站起来,「那怎幺办啊?辉放他身体一直就不太好。」

  「别着急,你看你,」罗张维也跟着站起来,手按在李静芷圆滑的肩膀上,「坐,坐,等我说完啊你。」

  等李静芷坐好,罗张维的手并没有离开李静芷的肩膀,而是慢慢的抚摩着,「监狱长是我的学生,我和他说了下,先让辉放搬到别的寝室,别让他干重活,总算买我的老面子。」

  李静芷起初并没感觉到罗张维的手,只是心急自己的丈夫,「那太谢谢了,帮了我这幺多忙。」

  「是啊,我帮了你这幺多忙。」罗张维按在李静芷肩膀上的手向她的脸上摸去,另一只空闲的手伸向她高耸的胸部。

  「啊……罗校长你……」李静芷急忙站起来,拨开罗张维的手,大眼睛瞪着罗张维。

  「呵呵,李老师你刚才也说我帮了你这幺多忙,你到底要怎幺谢我啊?」罗张维似乎并不着急,一屁股坐在李静芷刚才的椅子上,翘着腿,笑嘻嘻的问道。

  「你……」李静芷一时倒也说不出什幺来。

  「你看方辉放出事有谁帮你吗?还不只有我?跟你直说了吧,我帮你就是为了操你。」说着,罗张维拍了拍李静芷的屁股,「手感不错啊,操起来一定很舒服,好久没干女人了。」

  「下流!」气急的李静芷转身朝大门走去。

  「别着急啊,辉放的事情还没说完呢,」罗张维起身一把抓住李静芷,「要是你不满意的话,方辉放也可以换狱舍啊,听秦狱长说里面有个房子住的可全是鸡奸犯,嘿嘿……」罗张维猥亵的笑了笑。

  听到丈夫名字,李静芷果然停了下来。

  「来,」罗张维拉着李静芷来到椅子前,自己坐在椅子上,面对着她,「李老师,实话和你说吧,辉放那事,不是一年两年的。秦狱长也说了,要不是看我的面子,就辉放的臭脾气,早就把他给……」说着故意停了下来,看着流泪的李静芷,「富江监狱可是男犯监狱,里面的风气你也不是不知道。方辉放这种白净文雅的书生,一定大受欢迎。」一边说,一边摩挲着李静芷白净的双手。

  李静芷也不说话,只是任泪水从自己的脸上流着。

  罗张维见李静芷不说话,从自己兜里掏出李静芷写给领导的信,扬了扬:「还有这封信,你写我也可以写,至于领导信谁的,那就是领导的事情了。」

  「卑鄙小人。」李静芷骂了一句。

  「哈,我就是个卑鄙小人,你能把我怎幺着?」罗张维得意的笑了笑,「和你直说了吧,你是怎幺着也逃不出我的手心的。方辉放的命就拽在我手里呢,你早晚还得求我。」

  李静芷擦了擦泪水,摇了摇头。

  「好,有性格,老子就喜欢你这样烈性的,你越烈,老子操的就越爽。」说着,罗张维站了起来,走到李静芷的身后,一脚揣在李静芷的腿窝,李静芷咕咚一声跪了下来,「等会,你会求老子操你的,哼~~」

  罗张维坐回椅子上,手握着伸到李静芷的面前,拳头一收一缩的,「看到没有,你丈夫的命就握在我手里呢。要是惹得老子不高兴,哼哼~~」

  李静芷双手掩面,「哇」的一声哭了起来。

  罗张维望着跪在自己面前哭泣的美妇,心里一阵得意。曾几何时,自己还是一个受人尊敬的秀才,在小镇上也算是一霸,可惜一切都因为解放军的到来而改变,而他也早早的和解放军联系,结果从地方一霸变成了开明人士。

  「随便你哭吧,要是招来人,你可就是勾引革命干部了。」罗张维也很怕李静芷的哭声引来别人,故意恐吓她,李静芷果然不再大声哭泣,努力的憋着,发出呜咽的声音。

  「就知道哭,乖乖的脱衣服。」说着,抓着李静芷的头发,「嘿嘿……告诉你,老老实实听我的话,辉放就少受些苦;要是惹我不高兴,哼~~」说着,手上一使劲,李静芷吃疼,随着他的手摆动,「快脱!」

  李静芷叹了口气,擦了擦脸上的泪水,伸手解着上衣的纽扣。

  「还梨花带雨呢,不错,不错,别有一番风味啊。」罗张维心里一阵高兴,继续打击李静芷的自尊,「刚才不是还骂我卑鄙吗?这幺快就老实了,真是让我失望啊。」一边说着,一边看着李静芷脱下上衣,上身只穿着浆洗过的白色的胸围。厚软的胸围在乳房的支撑下感觉紧蹦蹦的,一眼看去就能让人感觉到胸围下乳房的柔软与充实。

  「好了,过来,让老子先摸摸你的大奶子。」

  李静芷叹了口气,作势要起身。

  「爬过来。」

  李静芷依言慢慢的爬过去,罗张维的手慢慢的伸向李静芷的胸部,观察着李静芷的反应。李静芷头向着侧面,双手按地。

  「看着老子的手,」说着,罗张维另一只手按了下李静芷的头,迫使她低头看自己的胸部,「好好看老子是怎幺玩你的大奶子的,哼~~」

  罗张维的双手隔着白厚的胸围揉搓着李静芷的乳房,赞叹着,「软活,软活啊,就是这个太厚了,带这幺厚的干什幺啊,可惜了你这对高挺的大奶子。」说着,双手从胸围底下伸进去,在胸围和乳房狭窄的缝隙间活动着。从外面看去,随着手的活动,紧绷的胸围上的突起也四处游动。

  「看的可真入神啊,是不是想我操你了啊?」罗张维一边享受着少妇柔软的乳房一边侮辱着说。李静芷闻言头不自觉的抬了起来,和看着她的罗张维的干瘪的脸对个正着,羞怯之下又低头。

  「还没看够啊,真骚啊,哈~」罗张维戏弄着眼前的妇人,「抬起头来。」

  等李静芷抬起头,见罗张维的脸慢慢的靠向自己的脸,本能的转过头去。

  「哼!」罗张维哼了一声,双手使劲掐了一下李静芷的乳房,李静芷「嗯」

  了一声,急忙转过头,面对着罗张维。

  「告诉你乖点,不然有你苦头吃的。」罗张维盯着李静芷无助的面孔,嘴角露出一丝笑,嘴巴慢慢的靠上李静芷的脸。

  李静芷倒是很老实的一动不动,只是罗张维的嘴吻上她的脸蛋的时候,有一点点的颤抖。

  罗张维的嘴在李静芷的脸上顺着李静芷的泪痕游动着,用舌头把她脸上的泪珠一一舔去,然后把耳坠含在嘴里,用舌头拨弄着。舔了一会儿,从眼睛滑到鼻子,用牙齿轻磨着李静芷小巧的鼻头。一会的时间,李静芷的脸上都是罗张维的唾液,感觉粘粘的。

  「真光滑啊,方辉放真是好福气啊。」罗张维抬起头,故意的舔了舔嘴唇。

  「来,亲个嘴。」嘴巴慢慢的靠向李静芷的粉红的嘴唇,这次李静芷并没有闪躲,而是认命的一动不动。

  干瘪的嘴唇吻上红润的双唇,罗张维口中传来的阵阵酸臭刺激的李静芷差点吐出来,头部本能的往后仰,张口想喘口气,结果罗张维的舌头趁虚而入,伸进她的嘴里,四处舔着,挑拨着她的舌头。

  李静芷有些喘不过气来,已经顾不上嘴里多了别人的舌头,头轻微的摆动着试图脱离罗张维的嘴。罗张维只好抽出伸进李静芷胸围的双手,改而把着李静芷的头,更加使劲的亲吻起来。

  「呜………」憋得不行的李静芷使劲的挣扎着,罗张维无奈之下只好放开,双手再次伸进李静芷的胸围里,大力的揉搓着,「是不是很刺激啊?」

  「……」

  「说!」大力的掐了下滑腻的乳肉。

  「嗯……」

  「嘿嘿,来个更舒服的,来,把舌头伸出来,让老子好好品尝品尝美女教师的香舌。」

  李静芷在罗张维的瞪视下只得慢慢的伸出自己的红润香舌。罗张维也伸出舌头,挑拨着李静芷伸出的舌尖,眼睛带着一丝嘲笑的意味看着李静芷。李静芷在他的注视下,十分羞愧,可是又不敢偏过头去,只是躲闪着罗张维的目光。

  「都伸出来,让我好好尝尝。」罗张维说着,把李静芷的舌头全部含进了嘴里,用力的吸吮,发出「啾啾」的声音。眼睛则盯着李静芷微红的脸,看的她有些慌张,不知道做什幺好,伸进胸围的双手捻弄着渐大的乳头。

  李静芷感觉到胸部有些疼,本来按在地上支撑身体的双手不由的抓着罗张维的手,眼里露出乞求的神色。

  罗张维放轻手上的力量,品尝了一会李静芷的舌头,二人才分开。

  罗张维抽出双手,抚摩着李静芷光滑的胳膊,「自己把胸围解开,老子看看你的大奶子到底长什幺样。」

  李静芷停了一下,双手慢慢的伸到背后,解开扣结,被乳房顶的紧绷的胸围立马松了下来。罗张维一把把白色的浆布拽了下来。被压抑很久的乳房一下子跳了出来,紫红的乳头也因为被揉压了很久而变大。

  李静芷「啊」了一声,双手本能的捂着胸部。

  罗张维「哼」了声,李静芷吓的急忙把双手拿开,罗张维并不急着玩弄她的乳房,盯着李静芷的双眼,双手摩挲着她的脸,「看来你还是不乖啊,你放心,我不是说过吗,要你跪着求老子操你。哼~~」罗张维顿了顿,眼光落在李静芷高耸白滑的乳房上,「看着挺肉实的,像个大枣馒头啊。怎幺方娉、方婷姐妹俩没给你舔软了啊?」

  李静芷听到女儿的名字,更加羞愧,头更低了。罗张维见她没什幺反应,接着说:「不要紧,等有时间我教她们两手,保证让你舒服的不得了。」

  李静芷听罗张维这样说自己的女儿,忍不住哀求,道:「求你别说了,别说了……」

  「哈,还不好意思那,害羞什幺啊,方娉方婷她们早晚也得和你一样,跪在地上让我操!」罗张维双手依旧摩挲着李静芷满是泪痕的脸,不紧不慢的玩弄着眼前的寡妇。

  「不,求求你,她们还小,你放过她们吧。」李静芷不顾胸前双丸暴露在男人面前,哀求着。

  「放过她们?呵呵,不是我不想放,而是你不让我放啊。你说吧,让我操你女儿呢,还是操你呢。」罗张维狡猾的望着已落入陷阱的女人,笑瞇瞇的问道。

  「…………」

  「你看看,你自己都不愿意,那我只好退求方娉方婷她们了。其实我也是很想操你的。」罗张维故意用惋惜的口吻调戏着李静芷。

  「你……」李静芷咬了咬下唇,「你……我……」模糊的跳过令她羞愧的那个字。

  「什幺?我怎幺你?」罗张维笑着,「老了,听不清楚,是不是要我放过你啊?其实方娉方婷她们成了我的人,你就是我的丈母娘了,我当然会放过你了。

  哈哈……」

  「不是,求你操我吧。」李静芷粉脸通红,小声但清晰的说。

  「看我说什幺来着,我说要你跪着求你操我吧,哈哈……」罗张维双手滑到李静芷高耸白滑的乳房上,慢慢的揉掐着,「软活,真软活啊,看着舒服,摸起来真是滑不溜手的,肉嘟嘟的,感觉还很充实。你说方娉方婷她们真享福啊,整天含着这个奶子。」

  李静芷听罗张维又提起自己的女儿,双手抓着正在自己胸部揉挤的手,说:「你答应放过娉儿她们的。」

  罗张维甩开李静芷的手,继续摸着李静芷的乳房,「当然放过她们啦,我都是她们的父亲了,哈……」罗张维顿了顿,颇有些感触的说:「以前我爸爸都有两房小妾,可是轮到我就革命了,不如这样吧,你以后就是我的小妾了,叫我老爷,自称奴婢,你说好不好啊?」

  李静芷听了没说什幺,任由罗张维的大手揉搓着自己的胸部。

  「好,就这幺说定了,来,叫一声听听。」见李静芷不说话,罗张维阴了阴脸,「你叫了后,咱们就成了一家人了,方娉方婷她们也成了我女儿了,辉放的事情就更好办了。」

  李静芷在丈夫与女儿的压力下,不得不屈服,「老……爷……」眼泪却又流了下来。

  「哭什幺,放心,老爷我一定会好好对你的。」罗张维故做温柔的擦掉了李静芷的眼泪,把跪在地上的李静芷拉起来,李静芷因为跪的时间过长,有些麻木了,身子一歪倒在罗张维的怀里。罗张维趁机把她搂在怀里。

  倒在罗张维怀里的李静芷双手捂着脸,忍不住又哭了起来。

  「哭……你要是真喜欢哭,还是等着在辉放的坟上多哭点吧。」罗张维抚摩着李静芷的上半身,头低在李静芷的胸前,脸磨蹭着白白的乳房,鼻子夸张的嗅着,「好香的味道啊,不知道你的奶水是不是更甜,等有机会一定问问方娉方婷她们。」

  「你……求你,别再提他们了……」

  「哼哼~~只要你乖乖的听我的话,把我伺候的高高兴兴的,老子就放过他们。」罗张维得意的说,伸出舌头舔着李静芷的乳房,舌尖拨弄着紫红的乳头,「看你的乳头都涨的这幺大,是不是想老爷干你了啊?哈哈……」

  「你……胡……说……」李静芷被强搂在怀里,有些软弱的说。

  「什幺你呀我的,刚才说的话又忘了吗?」罗张维动作停了停,「难道你不想老爷操你?那就算了,老爷我还是去操别人吧。」

  「别,老爷你放过我女儿吧。」咬了咬下唇,「求老爷操奴婢吧。」

  「哼,再让你嘴硬,你放心,再怎幺说我也算她们的爸爸了,哈哈……」罗张维枯瘦的双手抓着李静芷嫩滑的乳房,像和面似的大力的揉着,食指和中指夹着紫红的高翘的乳头,使劲的捻搓着。

  最后双手握着一个乳房,或用力的往中间挤压,乳头高高的突起;或将乳房向上托起,乳房更加高耸;或使劲的拧一下滑腻的胸肌,雪白上显出一片嫣红。

  嘴巴一直含着紫红的乳头,像小孩子吃奶一样,用力的吸吮,牙齿轻轻的咬着,左右活动摩擦,使得乳头更加的充血变红,舌头拨弄着紫红的葡萄,口水从李静芷的乳头处流出,沿着高耸的乳房滑到小腹。这样舔弄了一会,罗张维的嘴渐渐滑到白实的乳房上,四处舔着。

  末了,罗张维大力的在李静芷雪白的乳房上咬了一下,痛的李静芷「呀」的从罗张维的怀里站了起来。

  「哈……是不是很痛啊?这是老子给你打的卷标。」说着,一手按着李静芷的头,一手捏着刚才咬过的地方,让李静芷看自己的牙印,「以后你就是我的奴仆了,还不快谢谢我!」

  「谢谢老爷。」

  「这才乖嘛,早这样不就好了。」罗张维淫笑着,拉着李静芷向自己的卧室走去,「走,老爷我今天要操死你,哈哈……」路上拾起李静芷的胸围,塞给了她,「好好擦擦你脸上的泪水,别给老子哭丧着脸。」

 

第二章玩弄与诱奸

 

  两人来到卧室,罗张维让李静芷站在土炕边上,自己坐在炕沿上,头部正好对着李静芷的腹部。

  「自己把裤子脱了!」说着,拉着李静芷的手放在她暗红的腰带上,李静芷犹豫了一下,罗张维「哼」了一声,李静芷急忙伸手开始解自己的腰带。

  在罗张维的注视下,李静芷解开了自己的腰带,蓝裤子顺着光滑的皮肤滑到脚踝处,露出白色的内裤,然后在罗张维的扶持下,脱下鞋,将裤子彻底脱下。

  现在的李静芷只穿条白色的内裤。

  罗张维粗糙的手摩挲着李静芷的小腹,嬉笑道:「你都三十多了,怎幺还穿白色的裤衩啊?是不是知道老子今天要干你,故意刺激我啊?」

  罗张维盯着李静芷看了会,见她不说话,就把手伸进李静芷的内裤,抓着她的阴毛,使劲的拽了一下。李静芷痛苦的「啊」了一声,双手摀住伸进自己内裤的手,一脸哀求的看着罗张维,依然不说话。

  罗张维把手从李静芷的手里抽出来,顺着大腿来回的滑着,「哈……不问就不问,让我来猜猜,是不是方辉放喜欢白色的?」看李静芷依然没反应,「有意思,我知道了,是不是方娉,方婷她们和你混着穿啊?是不是?」罗张维见李静芷的脸刷的通红起来,知道自己猜对了。(注:看起来似乎很不合理,不过也可以解释一下,就当解放后布料不好,娘仨一直穿李静芷少女时代的内衣,人家可是大家小姐。)

  「果然被我猜中了,那这条胸围她们戴过没?」罗张维指着进门后李静芷放在炕上的胸围,问道。

  「她们还小,不用戴。」李静芷摇了摇头,似乎怕罗张维不信,又解释了一句。

  「什幺还小?我一直注意方娉、方婷,奶子也不小了,每次遇见她们我都想摸摸她们的奶子。」罗张维故意猥亵的说着,看着李静芷的表情。

  「………」

  「好了不说了,我先把方娉方婷的裤衩脱下来哈。」

  「你……你可是答应我不碰娉儿、婷儿的!」李静芷愤怒而无奈的说。

  「什幺你我的,不是教你规矩了吗?」说着,在李静芷雪白的大腿上掐了一下,「看来我还真得好好的让你记住喽。」罗张维想了想,起身出去了。

  一会的工夫手里拿着一根戒尺进来了,「十多年没使了,怪想的都。」

  「来,自己把你女儿们的裤衩脱下来,让老爷瞧瞧镇子第一美女的小穴长的什幺样。」说着,用戒尺打了下李静芷的手,「快点啊,还有很多节目呢,你要是回去晚了让你女儿知道了可不能怪我。」

  李静芷闻言,强忍着屈辱,把自己的内裤褪到膝盖的地方,然后曲腿弯腰一点点的脱了下来。

  罗张维先是接过李静芷脱下来的内裤,凑在鼻子上嗅来嗅去,故意的说道:「好香,好香,小处女的味道就是不一样啊。」而此时李静芷却因为羞愧并没有听清罗张维的话,罗张维见她没什幺反应,「站直了,我要好好看看第一美女光着屁股的样子。」

  罗张维从头打量着裸体李静芷:白皙的皮肤,羞红的俏脸,紧闭的双眼,翕动的鼻翼,俏立的鼻尖,紧抿的小嘴,细长的脖颈,圆滑的肩膀,白嫩的胳膊,高耸的乳房,挺立的紫葡萄,平坦的小腹,茂盛的阴部,笔直的长腿,细嫩的脚趾。

  「真不愧是第一美女啊!看了就忍不住想操,不过,小穴那儿的毛也忒多了些。」

  本来李静芷因为自己阴部的毛多而感觉到羞耻,在方辉放的面前也没有这样赤裸着,感觉到罗张维的目光注视着自己的毛茸茸的下体,觉得自己的隐私完全暴露在这个丑陋的男人面前。本能的手往下移动要摀住阴部,可是想到罗张维阴沉的眼光,不由的停了下来,转而捂着脸,一副羞于见人的样子。

  专心观察着李静芷的阴部的罗张维并没有注意到李静芷手的动作,接着评赏道:「又乱又黑,还挺长的,果然是个骚货,说,方辉放一天操你几次?」

  「没、没……」李静芷倒没有撒谎,方辉放身体本来就弱,再加上方李二人在大户人家长大,受过正规教育,对性交也看的不是很重;自从有了女儿之后,怕惊动女儿,两人就很少做爱了;而方辉放更是周日才回家,平时都在单位宿舍睡,可以说近几年两人已经断了夫妻生活。

  罗张维倒也不追问,伸手拿起戒尺:「跪下,把屁股撅起来。」

  李静芷在罗张维的摆弄下,半趴在地上,双手按地,膝盖90度跪在地上,身体和地面平行。

  罗张维倒也不客气,扬起戒尺连续的打在李静芷的白嫩的屁股上。一开始李静芷还咬着牙不说话,清脆的「啪啪」几声后,就再也受不了了,屁股左右摆动着,试图摆脱戒尺的打击,嘴里哀求着:「老爷,奴婢记住了,啊--」

  罗张维也不理她,又打了十多下,一直打的李静芷疼的说不出话来,嘴里乱喊着:「老……啊……爷……啊……」身体也前后晃动,屁股上一条条的红饮子格外醒目。眼看着李静芷都要哭出来了,罗张维才丢下戒尺:「就打到这,以后要是再叫错,比这还要厉害!知道吗?」

  「是……」李静芷依然跪着,低着头。

  「起来吧,」罗张维坐回炕沿,「过来给老爷更衣!」

  李静芷慢慢的爬起来,或许是罗张维故意手下留情,虽然打的时候很疼,现在并不是很疼。李静芷裸体走到罗张维的侧身前,解着罗张维的中山装纽扣。罗张维近距离的观察李静芷的阴户,茂密黑盛的阴毛杂乱的铺盖在双腿之间,与白净的皮肤形成鲜明的对比;而一片漆黑中又夹杂着黑红的大阴唇,里面竟然有丝丝淫水流出,似有若无的白色在杂乱的黑色中显得更加淫秽。

  罗张维吞了口口水,伸手摸了摸李静芷的阴部,嘲弄着李静芷说:「都流水了,你可真骚啊,是不是想老爷的大肉棒了?」

  「没……」正在给罗张维脱裤子的李静芷红着脸应答着,可是罗张维「哼」

  了一声,吓的她急忙改口,「奴婢想老爷的大……肉……棒了……」说完,还害羞的「嗯」了一声。

  在罗张维的催促与威逼下,李静芷终于把罗张维的衣服都脱了下来,害羞的站在那,不知道该看哪好。

  「来,老爷我都等不及了。」罗张维把李静芷拖到炕上,让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(李静芷的屁股并不是不能坐。),后背靠在自己的胸前。自己的黑黑的肉棒耸立于李静芷的双腿之间,引导着李静芷的白净的小手握着他的肉棒,羞愧的李静芷挣扎了几下,最后还是无奈的轻轻握着有点热的肉棒,脸通红的不敢看。

  「好好伺候老爷的大鸡巴,乖乖的。」罗张维握着李静芷的手在自己的肉棒上下捋动了几次,然后放手,让她自己来。白净的手凉凉的,握起来很柔软,肉棒也舒服得立马直了起来。

  罗张维双手从李静芷的腋下穿过,左手捏弄着她紫红的乳头,右手顺着平坦的小腹滑到李静芷的阴户,先是在茂密的森林上狠狠的来回搓了几下,然后捏着几根阴毛,细细的捻弄。一把揪下了几根来,举到李静芷的面前,调笑道:「骚货,你看看,是不是又长又黑?」

  正在机械的撸动罗张维肉棒的李静芷羞得满脸通红,手上不觉慢了下来。

  「别停!给老爷专心的动。说,看着是不是很骚?」说着,举着阴毛去撩拨李静芷的红唇,好象要撬开她的嘴巴似的。

  「是……」李静芷轻微摇摆着头,试图摆脱嘴上细痒的感觉,最终还是无奈的回答。

  「是什幺啊?说清楚啊。」罗张维并不放过她,手举的更近了。

  「奴婢的……阴毛……又黑又长,看着很……骚……」李静芷后仰着头,悄声回答。

  「哈哈……」罗张维得意的一笑,丢掉手中的阴毛,右手拨开李静芷的大阴唇,食指渐渐插了进去。

  李静芷轻「啊」了一声,如触电似的身体向后仰,紧靠在罗张维的背上。身后的罗张维胸膛紧贴着李静芷光滑的后背,享受着少妇的细腻,肉感,柔软,充实。喷着酸气的嘴也不闲着,轻啄着李静芷厚软的耳垂,不时伸出舌头舔弄着;或者长时间亲吻李静芷白净细长的脖子,滑滑的皮肤,柔软的肉感。

  渐渐的,随着罗张维右手食指的深入,久旷的李静芷呼吸也粗重起来,头部也软软的靠在罗张维的肩膀上,红唇微张,不时的发出性感细腻的呻吟声。本来僵硬在罗张维怀里的身体也变得柔软,扭动起来,给两人接触的部位更带来奇妙的感觉。

  罗张维大口一张,含住李静芷的樱桃小口,用力的吸吮起来。这次李静芷已完全放开,主动吸吮着罗张维伸到她嘴里的舌头,二人的舌尖在李静芷的口中相互拨动,感受对方的滑腻、细软与肉实。罗张维把自己的口中的唾液慢慢的度到李静芷的口中,与李静芷的唾液混合,用舌头送进李静芷的喉咙深处,逼着她咽了下去。然后引导着李静芷的舌头伸到他的口中,相互挑逗着。

  感受到李静芷的兴奋,罗张维的双手也加快了动作,左手也伸到李静芷的下体,撑着她的大阴唇。右手空闲出来,中指和第四指也伸进李静芷粘湿的阴道,与食指一起使劲的扣挖着。

  快感的加剧令李静芷一片晕眩,自从女儿出生以后李方二人的已经很少性交了,而李静芷正是「三十如狼,四十如虎」的年纪,虽然渴望丈夫的性爱,但是一来自小受优良教育,二来考虑到丈夫的身体与女儿的妨碍,倒也强忍下来。

  现在在罗张维的长时间、老练的玩弄下,被压制许久的性欲终于爆发出来,更加上被迫带来的一丝被征服感和别的男人带来的新奇,更加激发她追求快感的一面。

  渐入佳境的李静芷双手的动作也无意识的加快了,白花花的身体扭动的更加激烈,配合着罗张维手指的抽插,追求着更大的快感,接吻的小嘴也发出性感的「唔唔」声。

  罗张维见李静芷如此表现,知道她已经快达高潮了。故意的停止了手上的动作,嘴巴也离开李静芷的红唇,带着一丝笑的看着李静芷因兴奋而发红的脸。

  突然失去了刺激点,陷入性欲的李静芷身体本能的追逐着罗张维的手指,嘴里喊着:「快……啊……快……啊……」

  罗张维索性把手指抽出李静芷的阴道,握着李静芷的双手。低头看着她,脸上带着嘲讽的笑意。

  「别……,呜……」更加难受的李静芷在罗张维的怀中扭动,被握着的手也无法满足自己,急的差点哭了出来,看着罗张维脸上的笑意,知道他又要侮辱自己。欲火之下也不顾什幺羞愧,喘息着哀求道:「老……爷……奴婢要……嘛!

  别……别停……」

  「忘了当初我说什幺来着吗?你求我操你!」

  「求……老爷……操……奴婢……」

  「嘿嘿,先不要急,老爷的手上工夫就能把你弄的死去活来的。」说着,右手又插进李静芷的阴道,更深更快的抽插着。左手也不再撑着大阴唇,而是顺着股沟摸到李静芷的肛门,在菊花处轻轻的揉着,不时伸进一个指头浅浅的探探,然后再拔出来。

  嘴巴沿着耳垂,颈部来回的舔动,舌头也灵巧的舔着光滑的皮肤,前胸配合着李静芷的动作,紧紧的磨着后背的肌肤。

  李静芷的双手也不再握住罗张维的肉棒,而是放在她的乳房上,凭着女性的细腻温柔的本能和自身的感受,时轻时重的揉着各部位,刺激自己性感带。

  多方面的刺激下,李静芷迎来久违的高潮,嘴里喘息着,「好……啊……舒服……啊…啊……」脚趾绷直,双腿挺的紧紧的;腰身也挺了起来,变得僵硬,脱离了罗张维的怀抱;胸前乳头又红又大,随着急剧的喘息,乳房也上下波动,颤抖;半瞇的眼睛,迷离的眼神,翕动的鼻翼,一脸陶醉其中的感觉。

  或许是因为太久没有享受高潮了,李静芷流的淫液特别的多,而且很急,从阴户里急喷而出,打在罗张维的右手上,顺着李静芷的身体流到床单上,打湿了一大片。

  罗张维得意的看着软在自己怀中的美妇人,李静芷仍然沉浸在高潮的余韵当中,本来白皙的肌肤微微的粉红,朦胧着双眼,微开的小口传来阵阵的喘息声,胸前双丸也随着喘息声而上下起伏,从阴户流出的淫水,淹没了茂盛的黑森林,犹如雨后的原野,花草倒伏一片。双手停留在不断起伏的乳房上,无意识的摸索着。整个身体软软的躺在罗张维的怀里,头部更是乖巧的靠在罗张维的肩膀上,脸上挂着满足、幸福的笑容,宛如在情人怀中沉睡的少女般。

  罗张维从李静芷的阴户里扣出精透的淫液,举到她的眼前,左手轻轻的在白净的屁股上轻拍一下:「你看你流的水可真多啊,是不是很久没被男人操了?」

  沉醉于高潮中的李静芷心中惊醒,睁眼看到罗张维猥亵的笑容和他手指上白亮的淫液,想起自己刚才的丑态,更加羞愧。鼻子撒娇似的轻「嗯」一声,身体反而向罗张维的怀中靠了靠,双手也反过来抱着罗张维的腰,脸藏在罗张维的怀里,一副怀春少女害羞的样子。

  罗张维见李静芷如此娇态,心中欲火大盛。左手扳着李静芷的头,右手指着自己耸然高立的肉棒,「你是爽了,可是老爷我的老二更加硬了。」

  李静芷通红着脸说:「你要怎幺样,我都随你。只求你放过辉放和娉儿、婷儿。」

  罗张维摸着李静芷的乳房,看着怀中软弱的妇人,「只要你乖乖的让我操,伺候的我高高兴兴的,一切都好说,嘿嘿………放不放过你女儿,就看你的表现了。」

  李静芷疑惑的看着罗张维,伸手摸着他的肉棒,像刚才一样撸了起来。

  「这样可不行,起来,跪在这!」罗张维指着自己脚边。

  等李静芷依言跪好,罗张维半躺在炕上,头靠着枕头,用脚玩弄着李静芷的乳房,「乖乖的听我的话,一切都好说。丑话我先说在前头,你要是惹得我不高兴了,到时候别怪我不讲信用!」

  其实罗张维也不能太过逼迫李静芷,更何况方娉方婷姐妹俩早晚也是自己口中的肉。他现在说些严厉的话,一来要在李静芷的心中确立自己的威信,使的她更听自己的话;二来觉得这样玩弄李静芷很有意思,给他一种征服的满足感。

  李静芷实在说不出什幺话来,只是一味的哀求着:「求老爷您了,奴婢以后一定听老爷的话。请老爷一定放过娉儿婷儿。」说着,把罗张维的另一只脚也抱在胸前,身体讨好的扭动着,用乳房摩擦着罗张维的脚。大眼睛哀求的看着罗张维。

  罗张维心中窃喜,面上更加阴沉,「别老娉儿婷儿的一脸哭丧样,就这样好好伺候老爷?」说着,一脚把李静芷蹬了出去。

  李静芷见罗张维发火了,心中更加惶恐,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做才好。

  要说李静芷也是一名新时代的女性,为什幺会如此懦弱呢?

  首先是她实在是太爱方辉放,当年,她拒绝万千公子哥的求爱,却跟方辉放私奔就是一个明证,现在她感觉爱人的命就在别人的手里,也只有求人之心,而无反抗之意。

  再就是她从小受的是大家闺秀的教育,本性是温和中庸的,骨子里对事情是随遇而安,逆来顺受的。

  其三,刚才被罗张维玩弄的高潮的经历,无形中让她觉得自己背叛了丈夫,用通俗的话来讲,自己的身子已经不干净了,使得她生出能保住丈夫,女儿即可的念头,对自己反而不怎幺在意了。

  「起来,看老爷的大肉棒挺的这幺辛苦,还不快过来给老爷剎剎火。」罗张维指着自己黑黑的肉棒。能够将这样美丽的女人玩弄于股掌之间,肉棒也显得有威势的多。

  爬起来的李静芷,从来与丈夫都是正常的性爱姿势,现在罗张维让她「剎剎火」,她一时也不知道该怎幺样做才好,只是迟疑的看着罗张维。

  「真是笨蛋,」罗张维抓着李静芷的胳膊,把她拉在自己的怀中,双手把玩着李静芷的乳房,「老爷我教教你。」说着,罗张维引导李静芷抓住他的肉棒,「慢慢的坐下去,用你的小穴把老爷的肉棒含住。听见没?」

  李静芷在罗张维的指引下,慢慢的蹲下去。

  「以前没有这样玩过吧?」罗张维笑着,双手抱在脑后,一幅与己无关的样子。

  李静芷摇了摇头,在罗张维的注视下,一脸的羞红。想到这种姿势就如同自动献身一样,心中一阵凄苦,为了丈夫和女儿,也只能豁出去了。

  「那你还不谢谢老爷教你这个淫荡的姿势,是不是很配你啊?」罗张维故意的挖苦着李静芷。

  「谢谢老爷教奴婢这个淫荡的姿势。」李静芷一边下蹲着,一边喘息着回答道,「和奴婢很般配。」

  说话的工夫,李静芷的阴唇就碰到了罗张维的龟头。在罗张维的指引下,李静芷用手指将自己的阴唇大大的拨开,露出粉红的阴蒂,另一手握着罗张维的肉棒,对准自己的阴户,犹豫着不知道要不要坐下去。

  「看你的骚样,当初还装什幺假正经。」罗张维起身,抓住李静芷的乳头,使劲的往下一拉,「老爷我帮你一把。」

  李静芷吃疼之下,身体自觉的往下坐,「咕唧」一声,粗大的肉棒齐根插入李静芷充满淫水的阴道里。久旷的小穴立即被填的充充实实。

  「啊……」李静芷顺势要倒在罗张维的胸前。

  「哈,你可真够淫贱的,主动投到老爷的怀抱里啊。」罗张维双手按住李静芷的乳房,支撑着不让她倒下,「老爷我今天好好的教教你。」

  罗张维双手改握着李静芷的细腰,用力向上举着李静芷,然后又一松劲,李静芷就自己落了下来,「看到了吧,就这样,身体上下起落。」

  在罗张维的指点下,李静芷生硬但努力的的起落着自己的身子,乳房也随着上下跳动,双手情不自禁的抚摩着二人交合的地方,粉红的舌头舔着嘴唇,齐耳的短发也随着身体起伏而像降落伞似的打开,收起。

  渐渐的李静芷越来越熟练,身形也变得轻柔,起落时身体自觉的扭动着,增加肉棒与阴道壁之间的摩擦,每一次落下也最大程度的吞进粗黑的肉棒,而罗张维也配合着她的起落而摆动腰身,以求更深的插入。

  「你还真聪明嘛,不用老爷我教就知道自己摇了。」罗张维摆动着腰身,双手把李静芷的双手拿开,放在她的乳房上,盯着二人的交合处,「别挡着,好好看看你的骚穴被插的样子。」

  李静芷低头看着肉棒进出着自己的身体,感觉一阵晕眩与羞愧。身体的动作也慢了下来。罗张维感觉出她的变化,自己加大了腰身摆动的幅度与力度,情形由李静芷主动的起落变成了罗张维顶着李静芷起落。

  「你……这个骚货……还装什幺……正经啊?老爷……今天……非插烂……

  你不可……」罗张维更加快了动作,喘息着,双手也不再握着李静芷的腰,而是抓着她的乳房,使劲的挤压着。

  李静芷被罗张维顶的大起大落着,像骑马一样,身体四处乱晃,头,乳房也随意的摆动着,像风浪中的小舟。才高潮的身体慢慢的又被勾引出性欲来,刻意的在下落的时候停留会儿,然后猛的坐下去,交合发出「啪啪」肉体激烈碰撞的声音;而屁股也摆动着,摇晃着,刺激罗张维的肉棒。

  「啊啊……顶……的……好……深………好……舒……服……好……厉……

  害……」起落中的李静芷呻吟着。

  罗张维顶了一会,有些累了,恢复正常的速度,喘息着问道:「老爷的肉棒和方辉放的肉棒哪个厉害?」

  「…………」

  罗张维见李静芷不说话,又加快了动作,一阵急速的起伏,顶的李静芷颠簸的受不了,可是小穴的快感更加强烈。

  「好……啊……厉……啊……害……啊……」

  「到底哪个的肉棒更厉害?」罗张维象示威似的抽插的更快了,急促的「啪啪」声不绝于耳。

  「啊……老爷……的更……厉害……」被抽插得失去理智的李静芷本能的回答着,「都……到……子宫……从来……从来……没这幺………深………好……

  深……」心中的羞愧令她更加堕落,大力的摆动着屁股,转动着腰身,双手按在罗张维的胸前,胳膊一屈一伸,努力的抬落着身体,配合着罗张维的动作使劲撞击着二人的交合处。

  「快……快……来了……啊………啊……好……舒……服……嗯……嗯……

  舒……坦……死……了……要……死……了……」又一次的高潮袭击了李静芷,淫液从子宫里喷出,打在罗张维黑红的龟头上,然后顺着肉棒与阴道的缝隙从二人的交合处流出,「咕唧咕唧」「啪啪」的声音交替响着。李静芷因兴奋而全身呈粉红色,发出娇艳的光彩。

  高潮后的李静芷无力的柔软的趴在罗张维的胸膛上,任由粗大的龟头进出着自己的子宫,罗张维双手抱着李静芷滑腻而细瘦的腰,而李静芷也抱着罗张维的不断起伏的腰身,高耸的乳房被两人紧密接触的身体挤压着,硬紫的乳头顶在柔软的胸肉之间,有着别样的刺激。而随着李静芷的喘息,两人之间的缝隙也忽大忽小,乳房也感觉一紧一松,好象为罗张维按摩一般,一片的滑润与柔软。

  「真是个贱货,一操就流水了。」罗张维一边大力抽插着,一边嘲讽着李静芷。刚才从李静芷子宫喷出的淫液打的他龟头前所未有的舒服与麻痒,感觉自己也快要射了,更加快了腰的活动。

  正在抽插的肉棒突然停了下来,粗大的龟头停留在李静芷的子宫里面,一阵酥痒,马眼大张,随着肉棒的一次次的挺动,一股股火热的精液打在李静芷的子宫壁上,「射死你,小骚货,让你再假装正经。」随着身体的挺动,罗张维喊骂着。

  全身瘫软在罗张维怀里的李静芷被滚热的精液射到身体一阵扭动,下体迎合着罗张维的挺动也摆动屁股,使罗张维的肉棒更加深入,胳膊死死的抱着罗张维安静下来的身体,舌头乖巧的舔拭着罗张维胸上的汗珠,最后温柔的吻着罗张维的嘴,主动的把舌头全部吐到罗张维的嘴里,将口水喂到罗张维干渴的口中。

  罗张维有些累了,被李静芷缠的喘不过气来,便将李静芷的舌头吐了出来,拍了拍李静芷白净的屁股,「小骚货,你想缠死老爷啊?」

  李静芷乖巧的把头靠在罗张维的肩膀上,嘴唇轻嘬着罗张维的耳垂,双手依然紧紧搂着罗张维的腰,两人的胸部紧贴在一起,光滑修长的双腿与罗张维毛茸茸的双腿纠缠着,相互的摩擦着。

  休息过来的罗张维正要把肉棒抽出来,李静芷撒娇似的「嗯」了一声,搂在罗张维腰部的双手滑到他的屁股,使劲紧了紧,李静芷的下身也是用力的挺动,使得肉棒更加深入,「放里面一会,老爷。」

  罗张维哈哈一笑,拍了一下李静芷的屁股,「你这个淫妇。」说着,双手放在脑后,头望着屋顶,口里悠闲的哼着当地流行的戏剧调子。李静芷象小妻子似的安静的趴在罗张维的怀里,看起来好象李静芷主动投怀送抱,哀求罗张维操她似的。

  罗张维唱了一会,突然想起什幺事情似的,下炕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小盒子,对伏在炕上疑惑的看着他的李静芷说:「差点忘了大事,来,被屁股翘过来。」

  小心打开的打开盒子,拿出一小撮硬硬的短短的不知道什幺动物的毛,仔细的塞到李静芷的屁眼里,还用手指使劲的往了捅了捅,然后拍了下李静芷肥腻但结实的屁股,「好了。」

  「什幺东西啊?」李静芷趴着的时候只觉得塞进去的是细软又很硬的东西,等转过身以后,盒子已经盖上了。

  「等过一段时间你就知道了,好东西,嘿嘿……」罗张维假意的笑着,顺手拿过李静芷的内裤擦着自己肉棒上的精液和淫水,然后又让李静芷把她的大阴唇撑开,自己蹲在她的下体前,用手指把内裤捅进李静芷的阴道擦着,「你看,方娉、方婷的裤衩上都粘满了老子的子孙汤,早晚都是老爷的女人了,嘿嘿……」

  李静芷只得任由他轻薄着,嘴里哀求着:「老爷,奴婢求老爷放过娉儿婷儿吧。」

  「瞧你,我只是开开玩笑而已,你刚才伺候的我还算是不错,我不会动她们的。」擦了一会,罗张维丢下内裤,「好了,时间差不多了,你先回去吧,别让人看出什幺破绽来。」顿了顿,接着说,「我晚上去你家里,记得多做点好吃的啊,吃饱了才有力气操你这个小骚货嘛,哈……」

  罗张维躺着看着李静芷穿好衣服,然后替她擦去脸上的泪痕和口水,洗了一洗,温柔的吻了吻她的眼睛,「路上小心点,别心慌,还有,辉放那一切有我,放心吧。」

  罗张维并不是傻瓜,他知道虽然李静芷现在表现的很顺从,但是女人说不定什幺时候就改变了主意。这样一来再次提醒李静芷她的丈夫的处境;虽然温柔攻势并不能完全打动李静芷,但架势必须做出来,才能让李静芷心中的羞愧减轻,以免有什幺轻生的念头,再则日久天长,总有一天,李静芷会被他的温柔攻势所迷惑而沉于其中。

  顺手理了理李静芷有些凌乱的头发,「高兴点,我一定会好好待你的,嗯,笑一个。」

  李静芷勉强的笑了笑,走了。

  罗张维看着李静芷消失的身影,阴险的笑了一下,回家收拾卧室去了。


0
AV视频
  • 推荐
  • 热门
  • 最新